极品小说网提供《武侠短篇小说》小说最新章节无广告阅读
极品小说网
极品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灵异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支书生涯 猎艳狂沙 保险皇后 伦理小说 替罪羔羊 爱的周记 老爸生涯 白领情缘 唯色难戒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极品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武侠短篇小说  作者:多人 书号:54942  时间:2022/9/5  字数:5453 
上一章   杏林芳菲    下一章 ( → )
作者:【狼行之天下】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借句而作,不为乐之时值初秋,临安城内玲珑大街在一片寂静中苏醒,青石板铺就的长长街道,自西向东横亘于临安城的中心地带,这里是整个临安城的商业中心,百肆云集,商户林立,是一等一的繁华所在。

  百草堂…临安城里有名的药堂,在宁静中着天际中一丝鱼肚白的晨光,转角的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个身着褐色长衫,高高的个子的小厮背着竹篓,右手执药锄走出小门,看着秋中的长街,西边的月儿依旧停留在天的尽头,被淡淡的云半遮着。

  一如懒庸的妇人,沉醉于昨夜的风情。小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俊美的脸部线条清晰,刚毅中透着顽皮,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似乎刚从好梦中醒来,开始一天的劳作。

  “仔细着点,秋滑。”背后传来轻柔的话语,一个亦嗔亦羞的脸庞在门处凝视着少年白的脸蛋尤带一丝绯红,乌黑的长发没来得及盘起,只用一只发簪,一缕发丝垂在脸蛋的一边,眼神中的温柔就如青山湖的水一般透亮,柔情中有无限的风采。

  “知道了,杏娘。赶紧回来,要不风儿都钻到你怀里了!”少年顽皮的调亵着女人。这个叫杏娘的一低头看着自己的酥,呀的一声,关了角门。少年之听着“坏小天,死小天”的轻啐。

  少年摆摆头,自我解嘲般的将笑意留在嘴角。走出临安,开始一天采药的劳作。十五年前,同样的一个秋如霞的清晨,临安城外清凉峰静慈庵前,晨课监督之后,主持静心一身灰色,走出庵门。

  看着山的秋,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气血涌动,手中的珠串也加快了捻动节奏,多年的清修,使得她容貌永远停留在刚出家时的年龄中,尘世间的一切似乎与之无关,一心向佛,唯清静视之。

  忽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自耳边而起,她心中一动,释然。循声而去,在庵门前石阶下,有一竹篮,婴儿就在竹篮之中,团团包裹着的包袱被挣扎的小手挣开。

  看着那啼哭的婴儿,眼神中有着自己美丽的容颜,静心涌出母爱的天,讲婴儿抱起,轻声道“佛渡有缘人”

  自此,本事一片宁静中的静慈庵不在是女人的静修之地。多了一个顽皮可爱的小男人。无数的女的关爱,给了他温柔和宁静。静心看着这个渐长大的男人,起名“问天”因为没有可以留下任何的身份线索,只对天而生。

  即为天而生,问天的体格也是天生的出奇。静慈庵原本就是武林中少数的翘楚,独有的玉女心法是代代相传,只不过出家人于世无争,不在乎那虚名而已。静心作为静慈庵的当代掌门人,更是安心静修。

  而对于这样的一个奇才,也经不住爱心使然,将玉女心法暗自传授,破了静慈庵不传男的规矩。一晃就是十年,作为这样的一个小男人在庵中,实在是有点难处,而静心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就是临安城里百草堂的当家人…

  叶梅娘,这个依旧在尘世中的女儿,是自己多年前的一次冤孽。现在也只有把小天安排到女儿那里,才是他走出静慈庵,历浴红尘的唯一之道。

  就这样,小天拜别了如母如师的静心,成为百草堂的一名小学徒。月缺杏初绽,疏桐雨自菲梅娘,是临安城内百草堂的当家人。

  对于临安百姓来说是医术高超的一名济世名医,也是官宦之家贵妇、小姐的闺中密友,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官府相持,作为一名女人,在临安城内安生立足,悬壶济世,可是少有人知她还是静慈庵主持静心的女儿,还是玉女心法的的传人。

  同时也是静慈庵俗世的主持人。小天来到百草堂,整间就和百草为伍,除去打杂、跑脚,就是上山采药…

  亦是去静慈庵见见自己的师、母静心。百草堂当家人梅娘,看上去不过30许人,正是风韵姣美的岁月,只有一个女儿…

  婉儿,比小天还小着一岁。自静心那里遗传下来的娇媚,加之练习玉女心法的驻颜之法,年龄在她们的面前停止了脚步。唯有婉儿在当韶华之年,娇媚之态渐有之,整天跟着小天切药、炮制,耳鬓厮磨。

  看着自己的女儿的眼神,梅娘心知,在这个缺少男人的百草堂,小天的身影已经占据了婉儿的心房,何况母亲在小天来之前告诉自己,小天体格奇特,婉儿的情怀作为母亲早看出来了。

  是拦是顺其自然,梅娘也不由得心。百草堂还有一位特别的女人叫杏娘,只知道她是百草堂的总管,是在百草堂除了梅娘最有份量的人。

  而梅娘外出期间都是由杏娘当家。杏娘比着梅娘稍大,在小天的眼里,不似梅娘整天在外人面前有着当家人的姿态,她总是穿着临安城最时兴的衣服式样,梳着临安城内最流行的发饰。

  而小天也最喜欢杏娘,从小没有父母的关怀,所接触到的都是清一的女,杏娘的豪、风趣、泼辣的个性让他向往。时值初夏,小天已经有十六了。

  个子比着成年男子还高大,男的俊美在他的身上呈现出人的光彩,上年采药的辛劳不但没有阻碍他的成长

  而造就了他坚强的性格和强健的体格,而玉女心法的研习也使得他的肌肤不似常年劳作的人,即使是每衣布衫,也是拔如峰。

  在忙完前堂的琐事后,小天来到后院,找婉儿。刚走到屋檐下,只听得里面传来婉儿的嬉笑“娘,你好美啊,婉儿都有点羡慕了。”

  小天忙屏住呼吸,来到婉儿的房前,透过窗纸,看到厅内摆放着一只大木桶,那是婉儿洗浴用的,早先婉儿总要自己送水,今天应该是和梅娘同浴吧。

  一种对于女人的好奇心使得他产生了偷窥的行为。婉儿坐着齐的大木桶里,只出光洁的肩头,青丝披在双肩,看不到别的,而梅娘站在婉儿面前,如瀑的长发半遮着雪白圆润的峰,双手在婉儿的长发上轻轻,正在给婉儿洗发。

  那一对立的丰,没有丝毫的下垂,两颗红的头,就似品尝过的樱桃般人。淡淡的水汽从木桶里升腾,一对玉人如梦如幻。小天感觉浑身的燥热,一股热从小腹升起,自己的具不由得腾地翘起来。

  刚准备将具按下,只感到口边甜丝丝的,从鼻孔中出了鲜血,忙用手捂住鼻子想溜,却感觉耳朵被一只又软又滑的手揪住,回头一瞧,正是杏娘,吓得“啊”的一声刚出口就被杏娘的另一只手捂住了。

  “是谁在外面?”房内传来梅娘清脆而威严的问话。“是我,梅姐!”杏娘从容地答应着,里面从又响起戏水的响声。“跟我来,小坏蛋!”杏娘挟持着小天来到自己的房间,顺手关了房门。

  “杏姨,我是路过的,什么也没看到!”小天脸火红,捂着鼻子不敢看杏娘的眼神。“还敢说谎,看你嘴角的血迹,还有你下面…啐!”杏娘也不好说出来。

  因为她看着小天的具将单顶的老高,看那样子,杏娘不由得也从小腹处涌出一股热,只感觉到小腹下的小中有热出,啊,这是怎么了。

  真的像静心所说的,这个小天是天生异禀,自己一个多年没有动过的心也颤动了,看着杏娘脸上闪烁着不停的变化,小天可不知晓杏娘的内心在发抖,他以为杏娘在生气,而且气的脸色都变了。

  扑通一声跪在杏娘脚下,双臂搂着杏娘的部“杏姨,你责罚我吧!”又肥又圆的双被这个小男人双臂箍得紧紧得,杏娘只感觉小里的已经透了中衣,间被着。

  从小深处传递着透心的瘙,脸蛋火一样地红润。杏娘抱着小天的头,感觉到小天口中的热息透过自己单薄的衣裙,啊!自己的小就对着小天的口息,杏娘浑身的酥麻。

  “小天,快起来,杏姨不责罚你,你还小,不懂的。”杏娘俯下身,将小天拉起。“杏姨,你…你好美!”小天看着风情万种的杏姨,火红的脸蛋,柔情似水的双眸,红润的双吐着醉人的香甜。“小天,杏姨真的美吗?比梅姨呢?”杏娘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和这个小男人说起人的话题。

  “杏姨当然美了,梅姨也美,可是我不敢看她。”小天脸贴着杏娘火烫的脸蛋。“小坏蛋,还说没看,你梅姨都被你看透了吧!”杏娘娇嗔着。

  “我…我真没看,杏姨,你好美!”小天注视着杏娘的双,喉头咕咚着,猛地将自己的印在杏娘的双上。杏娘感觉天旋地转般得,任由小天在自己的齿间搜寻着,感觉自己就要倒下去。

  是小天的双臂搂住自己的,要不真的软倒在地。天啊,这么多年,怎么会又产生这样的心动,而且是这样一个小男人。她微微张开,将小天的舌进自己的口中,鱼一样的舌尖拨着小天的舌,让他的舌侵入自己整个口中,渴望着占有自己。

  小天就像偷吃的孩童,在杏娘的口中找寻着属于自己的甜蜜,双手隔着杏娘单薄的衣裙,顺着绵软的身,按在她圆润的双上,尽力地着杏娘那的肥

  杏娘已经失在小天的暴中,心里却在呼喊小天的名字,中衣早被自己的透,小天那铁硬的具就顶在小的口边,似要顶破自己湖丝的小衣直冲进来。

  杏娘探出一只手到小天的小腹下,隔着小天的单,一把攥住他的具,好大啊,这样的硬、这样的壮,静心没有骗自己,真是异斌。小天感觉到自己就要爆炸了一半,本就高翘顶天的具在杏姨的手中更加不耐。

  “杏姨,我…我要!”“小天…报姨到塌上去。”杏娘知道小天的饥渴,在小天猛得抱起自己之后,双臂搂住他的脖颈,任由小天将自己扑到榻上。

  看着衣裙散的杏姨,小天猛地从她的口处将衣襟撕开,粉红的肚兜遮不住那一对雪白、肥腻的峰,小天一口叼着红殷殷的头,着。

  “啊!…小天啊!”杏娘双手从小天的劲后进他强健的脊背,将小天的上衣撕开,十指紧紧扣着他的肌,一双丰润的大腿叉着箍在小天的上,尽力向自己贴近。小天双手各握着一只肥舌不停地在那两颗红樱桃间来回着。

  杏娘再也按奈不住,手伸进小天的间,将他的带子挣脱,一双玉足分开,将小天的长褪去,一手攥着他那壮的具,一手解开自己的带,小天早掀起她的湖丝肚兜,在她如玉的着、着。

  “姨,我要!”小天已不再足口舌之具在杏娘的手中膨着,似乎有要爆发的能量。杏娘知道这个小男人不懂的男女之,握住他的具引导到自己早已是狂涌的小处,一手按着小天的部,猛地冲进自己的小深处。

  “啊!”太大了、太深了,杏娘直感觉小深处一痛,自己幽深的被他深深地占领了,全部地占领了,小天双目似火,具进入到一个润而紧裹着的领地,从那紧裹着的媚传来不停的动,他动着具,发觉异样的舒畅,好杏姨,真好。

  杏娘再次将双腿到小天的上,双臂搂住小天的头,送上自己含着爱,让小天自己的精灵。小天开始无师自通地顶撞着,象要将杏姨的小顶破一般,杏娘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控制,任由着小天疯狂地冲顶。

  “小天…天啊!太美了,杏姨要死了!”杏娘感觉自己的小在小天的动之下,具的挤下,溜出了小,顺着沟浸褥。

  “我…小天,你…好…”杏娘只能从嘴里断断续续地吐出娇吁吁,连声呻,空虚多年的小里终于被这个小男人占领了。

  也占领了她这颗孤寂多年的心。这个奇特的小男人,就是静心所说的异斌吧,自己可以把余生付的吗,玉女心法的奇妙就是如此,自己身上真的印证了那个传说,正在她这样想的时候,小天已经开始更勇猛有力地冲击了起来!

  以致于她根本无法说出话来,只能在小天下那般的有力、那般的彪悍、那般的狂野、那般的猛烈得冲撞下用牙齿咬着他的肩头,娇吁吁,嘤咛声声,呻连连,小里无穷无尽的一波一波地淌而出…

  小天住杏娘的玉体上肆意挞伐,觉得下的杏姨里面火一样的炙热,像要将自己的具融化一般,而那媚不停地动着,从小深处有一张小嘴在自己的具顶端着。

  像是要把自己的具更深深进她的深处,太奇妙的感觉。具不停地动着,小天的额头汗水淌在杏娘的脸蛋上,小天此时也顾不得亲吻那醉人的双,只是一味地冲击着,杏娘用舌尖着小天脸上的汗水,那是男人为自己而淌着的汗水,那是为了爱自己而淌的情。

  杏娘死死箍着小天强健的身躯,就爱那个自己展在他的下,任他骑乘。太了,小里的快要被他的干了,怎么这么凶猛,他可是一个十六岁的小男人,还是第一次行鱼水之啊!

  “杏姨…我要…啊!”小天气,杏娘感觉自己的小要承受不了这样的冲击了,小深处已经被他的具顶的由变疼了,太厉害了。

  我爱你,小天!终于火山爆发一样,小天猛烈地抖动出来,杏娘直感觉小里被一波波的热中,浑身再也无力纠,任凭小里的媚颤抖,接受着小天的充

  杏娘滚烫的脸蛋无力抬起,散的发丝粘在香汗淋漓的额头,双眸紧闭,双腿伸直,张着红娇呼着:“小天…啊!天啊!”小天将杏娘送上飞翔的天空。【终】  wWW.iJpXs.cOm
上一章   武侠短篇小说   下一章 ( → )
官场少年游白素情栬传父女夫凄金屋藏轿永婚父女约会珍惜眼前人同床母子爸爸种的小火朒体狂乱
极品小说网提供《武侠短篇小说》小说最新章节:杏林芳菲,更新超级快, 武侠短篇小说多人武侠短篇小说无弹窗阅读,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极品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武侠短篇小说免费在线小说阅读网站。